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贵州任你博股份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 主页 > 财经新闻 >

近期财经新闻柳岩财经新闻

时间:2020-11-21 22:5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竞赛在停课不停学的政策拉动下达到了顶峰。时间迈入下半年,免费赠课和暑假招生黄金期交汇,K12在线教育厂商迎来转化高峰期。 现实情况是,线下中小教培机构出清后的流量腾出均

  竞赛在“停课不停学”的政策拉动下达到了顶峰。时间迈入下半年,免费赠课和暑假招生黄金期交汇,K12在线教育厂商迎来转化高峰期。

  现实情况是,线下中小教培机构出清后的流量腾出均涌向了线上,而有丰富课程储备、技术承载力较好的大平台通过免费课接手了这部分用户,市场关注度进一步向大机构聚集。

  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3月教育领域投融资事件28起,总金额为80.59亿元。以此计算,猿辅导一家占整体融资额近九成,而上述获投机构包含了少儿编程、青少年英语、素质教育等多个细分赛道,如果仅看K12领域,初创期拿到投资的平台凤毛麟角。相比2019年在线教育行业整体融资趋冷,今年资本青睐头部机构趋势明显。

  猿辅导和作业帮的创始人均来自互联网大厂,技术资源优势突出,早期依托工具类产品打开市场,通过搜题、在线问答等功能积累了一部分线班课领域拓展。新东方在线、好未来、跟谁学和网易有道相继上市之后,K12独角兽之争主要围绕猿辅导和作业帮展开。

  “根据易观千帆数据,在线教育,尤其是中小学教育赛道的活跃用户在上半年加速涌向头部厂商,行业集中度达到了新高。”易观高级分析师李玥向财经网指出,“中小型在线教育厂商无论是在流量获客还是在持续运营层面都面临着更大的压力,所以我们预计行业马太效应还将有所增强。”

  中央财经大学新闻系副主任,中经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端对财经网表示,“政策、市场与技术多重红利叠加,在线教育板块被长期看好的同时也会面临格局洗牌,弱势的肯定要被洗掉,在线教育本质上是一个以规模为竞争优势的行业,规模越大资源吸附能力就越强。对于这几个垂直型平台来说,目前竞争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快速攻城略地下沉渗透进行规模化扩张的能力,二是运用新技术持续推进产品迭代,优化用户体验并提升用户价值的能力,这个本质上是创新时间窗口的竞争,拼的就是在当前行业发展黄金窗口期谁能占得创新先机。”

  经历了新一平台“赛跑”和小机构出清,K12在线教育头部格局稳定,但整体产业格局仍存变数。

  “根据市场集中度去判断行业垄断程度,中小学在线教育赛道未来的市场份额的确将集中于少数企业,但从实质上来说在线教育行业并不会出现严重的平台垄断问题。”李玥认为,“在线教育行业相较于外卖、网约车等,产品服务的异质性更强,行业之中细分赛道繁多,厂商的教育产品和服务类型多样,品牌主打方向不一,对应着用户的多元化在线教育需求。从市场竞争层面,头部厂商并非高枕无忧,跨界竞争与创新竞争仍然频繁,且竞争维度更为多元。”

  陈端指出,“以技术端为例,目前基于5G的新终端新场景新应用大规模开发尚在途中,一旦5G深入渗透到社会生活生产过程之中,那么猿辅导作业帮过去的一部分竞争壁垒可能会被新一代的场景化应用消解掉,比如云游戏时代的功能型游戏同样可以承担一部分在线教育的作用。当然这种斜向替代不是完全替代,对生态巨头而言通过资本纽带与垂直领域的龙头合作,或许是比自行谋局更优的选择。”

  猿辅导的背后站着腾讯,作业帮最初即孵化自百度内部,细数其他一、二梯队平台,其资方或多或少有着大厂身影。对在线教育这个慢行业来说,其发展近十年但整体市场渗透率并不高,如果没有疫情加速对全国市场的启蒙,大厂跨界教育在一段时间内仍将以股权投资为主要方式。但目前BAT、TMD等生态巨头搭建自有教育产品体系的步伐正在加快,其中字节跳动最为激进。

  去年5月,字节跳动通过收购、更名等一系列动作以“清北网校”入局K12大班课,数月后再添小班课模式。目前除K12,柳岩财经新闻字节跳动在教育赛道的布局还覆盖硬件产品、少儿英语等。其针对2-8岁儿童推出的AI英语启蒙产品“瓜瓜龙英语”亮相罗永浩直播间,直接带动了今年暑期KOL直播卖课的风潮。

  “总体来看,在线教育因其当下的风口效应,可能成为生态型巨头之间相互竞争的又一高地,进而引发行业格局的重新洗牌。”陈端表示。

  头部玩家才“赛跑”,小平台则是求存。据腾讯新闻此前报道,有业内人士悲观地认为,今年内至少60%的在线教育公司会倒闭。巨头与独角兽“抢食”之下,中小玩家没机会了吗?从数据上来看并非如此。

  根据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共有超过25万家从事在线教育相关业务的企业。截至6月29日,以工商登记为准,2020年1-5月有超过2万家相关企业注册成立(全部企业状态),平均每天新增140家在线教育相关企业。

  “目前的确实跑出了独角兽级的平台,但很多新技术应用比如5G、VR,AI,在当下实际大规模的教学课堂效果不是很好,在线教育能解决优质的师资,但是学习氛围、真实的环境、教师的督导目前不能完全解决。”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网络舆情分析师王鹏认为,一方面是疫情过后线下机构会逐渐恢复,一方面疫情期间OMO(Online-Merge-Offline)理念在K12教培行业渗透率大幅提升,基于该模式的布局也成为当下机构的发展趋势。

  “中国广泛的东西、城乡差距、不同省份的省情、考试机制都有所差异,围绕当地特色化需求和某一类特殊培训、小众培训需求通常是大平台关注不到的。新平台、体量较小的机构相对于全国性在线教育平台来说有一个本地化融合方面的优势。”王鹏指出。

  而上述提到的5G、VR、AI技术在解决线上教育临场感、互动性缺乏等问题上仍处于初步开发阶段,竞争并不激烈,已成为部分创业者瞄准的领域。

  一位今年投身AI课产品研发的创业者对财经网表示,“目前大班课是在线教育主流产品形态中能够被验证的一个,另一个就是AI课的这一波发展。AI课相比传统录播课有两个特定属性的提升,现场感和课堂感,另外从我们内部分析来看AI课的财务模型比大班直播课还要好一些。”

  当然,目前AI课的局限性也十分突出。不论斑马AI、瓜瓜龙英语还是前述创业者,AI课产品主要划分在8岁以下的低龄启蒙领域。

  “AI课的发展尚未成熟,主要是由于AI技术和教育内容的结合深度还不足以建立起核心竞争力,所以目前主要应用于儿童启蒙教育或自学启蒙场景,用户生命周期普遍较短。”李玥指出,“从商业模式来看,AI课对师资的依赖度较小能够降低运营成本,且产品形态易于传播,能否盈利主要取决于付费用户数量。从用户体验角度,AI录播课产品还需深耕课程设计,通过技术能力提高教学体验和效果,寻找高价值内容点进一步提高发展天花板,才能够实现成功立足。”

  在线教育经历全国性启蒙加速的上半年,潜在竞争者需要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但并不会影响其进入市场。李玥表示,“师资和教研能力是教育厂商立足的根本,在此基础上围绕教育模式和技术能力开展差异化竞争,预计仍会不断涌现更多黑马平台。”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